我们向往「致命女人」,大部分人却是「82年生金

日期:2019-12-24 12:43 来源: 作者:木木

“一个女孩要经历多少看不见的坎坷

才能跌跌撞撞地长大成人?”——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10月份的时候,韩国上映了一部非常有争议的电影—— 演它的人被骂:

读原著的女团爱豆被攻击:

有人在青瓦台网站请愿不要上映。 等到电影一上映,韩国电影计分网站上就出现了极其夸张的两极化现象:大量男性给出1份的差评,女性则打出了9分。

这部电影就是——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究竟是怎样一部作品? 得到赞誉的同时又备受诋毁。 她姐看完电影之后,又跑去看了原版小说,小说作者是毕业于梨花女大的赵南柱,写作背景是2014年韩国发生“妈虫”(一种对年轻妈妈的贬低性词语)事件后。

小说不长,只有一百多页,但是薄薄的一百多页,却像文章开头的那句话一样,讲述了一个女性跌跌撞撞长大成人的故事——

「她出生于1982年4月1日,在首尔的一家妇产医院,身长50公分,体重2.9千克。」

和大多数独特的主角不同的是,82年生的金智英非常普通,连名字都普通到在韩国街头喊一句,会有好几个女孩回头。 偏偏是这个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金智英生病了,她偶尔会“鬼上身”一样变成另外一个人。 有时候是自己的妈妈。 在干活中途解下围裙,对客厅里忙于招待自家女儿的婆婆发泄不满: 亲家母在节日里看到女儿开心是吧?我也想看我的女儿。 还得照顾大姑子一家再走人,我家智英多伤心啊,我也心疼我家女儿。

有时候是妈妈的妈妈。 含着泪像牺牲了一辈子的智英的妈妈道歉: 想当年你正值青春年华,却为了照料哥哥们在清溪川踩缝纫机。 脸变得消瘦,每当你按时拿工资回来,妈都心如刀割。 当时都没能好好抱抱你,也没能说句感谢。美淑啊,对不起。

是什么让金智英生病了?

在不少人看来,金智英的生活,在韩国已经算是抽到了上上签。 没有原生家庭给自己拖后腿,爸爸是公务员,妈妈是家庭主妇。 考的是最好的大学,学的是喜欢的专业。

大学毕业如愿以偿找到了喜欢的工作。还嫁给了喜欢的人,生了漂亮的宝宝。

老公温柔体贴,会提早下班给孩子洗澡。

逢年过节去婆家聚会,还会悄悄凑近洗碗池,主动帮老婆洗碗。

她只是专门照顾孩子而已。只需要在家照顾孩子,就能到公园里散步,“用老公赚来的钱买咖啡喝”

智英自己也说:“偶尔也觉得挺幸福的。”

可她的心里,依然空荡荡的:“可是有时候,我又觉得自己像是被囚禁在什么地方。”

她就是在这些“外人”看来好像是额外福利的日常里弄丢了自己。 虽然出生在公务员家庭,可是家人永远把最多的关心和疼爱留在排行老三的弟弟智硕: 弟弟可以吃奶粉,但智英和姐姐偷尝一口也要被奶奶拍背;家里好吃的东西一定是弟弟一半,智英和姐姐分另外一半;爸爸出差给弟弟带了钢笔,智英和姐姐只是普通的笔记本;......

两个年长的姐姐被教导“要让着弟弟”,这种“让”,并不是因为弟弟年纪最小,只是因为他生而为男。 上学后,男女生的区别更明显。 吃饭按学号,男生先进去吃,女生在后面等。 被邻座的男同学欺负,老师安慰害怕的女生: 「难道你没看出来吗?他是喜欢你啊。」 女生们合力把学校附近的暴露狂捆起来送去派出所,非但没有得到表扬,反而因为丢了学校的脸面被记过处分: 「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知羞耻,把学校的脸都丢光,真是不要脸!」

在偏远的地方补习被男同学跟踪,回家后却遭到父亲的指责: 「为什么要和陌生人说话,为什么要穿那么短的裙子?」

尽管她穿的是学校规定的校服,也根本不认识那个男同学,甚至都没有见过他。 可在父亲眼里,「没有避开就是错」。

进入职场,能力再优秀也得不到男同事的机会,因为女生可能要结婚生子休产假。

最不公平的是,在她为了照顾年幼的女儿,收起职业女性对工作的向往和野心之后,退让和牺牲并没有被人看见。 想在咖啡厅里休息十分钟都要被人说成是“妈虫”。

(妈虫是结合英文“mom”和“虫子”的新造词,用于贬低无法在公众场合管教好孩子的年轻妈妈。)

在婆婆家里干活被认为理所当然,然而大姑子要干活却被婆婆制止:「又不是在婆家」。

丈夫虽然不是丧偶式老公,但也会在照顾孩子时说: 「我会帮你的」

正是这句话让智英崩溃: 「能不能不要再说“帮”我了?帮我做家务,帮我带小孩,帮我找工作......这难道不是你的家、你的事、你的孩子吗?」

压垮金智英的是什么?

是这个「作为女性、作为姐妹、作为母亲都低人一等」的社会。 就像明晃晃地写在电影海报上的话一样: 「虽然大家都知道,但就是没人意识到」

所有人都知道,但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。因为一切似乎理所当然。 小说中曾写到:

「其实当时还年幼的金智英,并不会羡慕弟弟的特殊待遇,因为打从他们一出生,受到的就是差别对待。虽然偶尔会觉得委屈,但她早已习惯这一切,并主动做出合理化的解释。」

男性以为理所当然,所以才有人评论说:你们的姐姐、妈妈和奶奶也是这样过来的啊。 女性以为理所当然,所以才有智英的奶奶以儿子为傲,明明家中大小事都是儿媳在做,但所有的功劳都是儿子的。

高学历的智英不是没有想过反抗,然而想要重新复职的她却发现能做的工作只有面包店零售员。

好容易得到了其他复职的机会,丈夫表示愿意休一年的育儿假来支持她。 却遭到婆婆的强烈反对,于是最后她不得不放弃好容易寻来的复职机会,重新回到繁忙的育儿生活中,就此渐渐沉沦。

所幸的是,电影在所有人都得知金智英生病以后,还是流露出来温情的一面,母亲第一时间来到了女儿身边,并支持她去做自己想做的。

回到家后更是向重男轻女的父亲大发脾气。 「同样的药,既然要买,为什么只给四肢健全的儿子,而不买女儿的那一份?」

弟弟知道后,将姐姐想要了十几年的钢笔送给了她,并承诺下次来会给她带她喜欢的奶油面包。

父亲呢,将原本只送给儿子的补药,多要了一份准备给女儿。

影片的最后,用智英成为小说家来和解了现实的矛盾。 但现实远比电影残酷。 有人说,在韩国看电影的时候,检票阿姨在开场前喊: 「金智英可以入场了」

我们每个人都是金智英,不仅有82年生的金智英,还有88年生的金智英、92年生的金智英、甚至是00年生的金智英...... 「金智英」的背后是许许多多的金智英们。她们年龄有差,国籍不同。但每件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故事对我们来说都不陌生。 就在她姐写这篇文章之前,资助了男生的“春蕾计划”还在折射整个社会对女性特别是底层女性的区别对待甚至无视。 她姐不相信社会会因为一部电影而变得更好,但只有每个人的反省和发声,才能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。

我们都曾是金智英,我们不要成为金智英。

*图片及字幕来源:TSKS韩剧社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她理财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